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第九章终曲二
小说:飘香剑雨

武林奇丐一脸笑意的看着毒圣,毒圣却是一脸的惊愕看着他,。也许他早该想到了,武林奇丐和一阵风不会轻易风放过鬼姬门,若说鬼姬门是螳螂,那么武林奇丐等人就是黄雀,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鬼姬门陷入了一个局中。可是现在已经来不及后悔了。

鬼姬逃到那个悬崖边时,见萧道然等人被拖住,冷笑数声:“跟老子斗,你们还不够格!”说完,身形一闪。转身离开了悬崖,但是他没注意到后边还有两个人正在跟着他。或许就是这么一个纰漏,让他输得彻底。输得什么也没有了!

鬼姬小心翼翼的绕过悬崖,直往洞庭湖上的小岛而去。身形一闪,双脚一点地,跃往水上,靠着水上漂浮的一块木板,滑行千里。终于出现在了一个小岛上。

望着小岛上四处的尸体,鬼姬不禁怒喝一声。继续朝前走去。后边,江湖奇丐和一阵风尾随而至。

另一个人笑苍天也随之跟了上去,此时鬼姬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包围之中。此时那些趁乱暗杀武林人士的鬼姬门人和光华城人并没有鬼姬所期待中那样。全部被杀,只剩下几个人。

鬼姬来到另一个小岛上,却见对面站满了人,邪魔,关长风,孤鸿影,龙轩,谢千里等人,全部都在,少林武当,昆仑等派的人都站在那,怒视着鬼姬。

鬼姬一看,心中也着实吃了一惊,。但是此时他已经没有退路了,看着对吗那些人,淡淡笑道:“诸位的排场还真大呀!在下真有点受宠若惊了!”

邪魔笑道:“鬼姬门主,想不到还真是你?”

鬼姬哈哈笑道:“不错,就是在下,邪魔兄。,怎么你也投靠了那些伪君子了?”邪魔哈哈笑道:“老夫想去哪便去哪,轮不到别人对我指头画脚!”

乐少邻冷声道:“鬼姬。我想多年前大漠莫家庄还有其他几位武林前辈都是鬼姬门干的吧!”

鬼姬一听,心中道:“这小子怎么知道?”随即笑道:“小子,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

乐少邻笑道:“证据,好,我就让你看看!”说完,扭头朝后边轻声说了一句,刘海和何大成带着一个略显疲惫的中年人走来出来,那中年人一看鬼姬,不由得低下头去,鬼姬笑道:“哈哈!小子,就凭他,能说明什么?”

那中年人缓缓抬头,直视着鬼姬,叹道:“没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鬼姬门所为,而大漠莫家族庄和少林方丈等人都是鬼姬干的!”

少林寺的人一天,登时站了出来,指着鬼姬,怒喝一声:“鬼姬,还方丈师兄命来!”说完,就要动手,。乐少邻急忙拦住了他,那和尚是少林方丈的师弟。虽然身入佛门,但是火爆的脾气任是不改!

乐少邻冷声笑道:“鬼姬,这下你有什么好说的?”

鬼姬一听,哈哈大笑道:“不错,就是老夫所为,凭你们几个有把握留下老夫吗?”这一说完,乐少邻等人也确实心知自己敌不过鬼姬。

“那算上我呢?”一道声音缓缓进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一道人影如同落霞般,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少年背负着把刀,负手而立站在鬼姬面前。淡淡笑着,

鬼姬一惊,他从那少年的速度和身形就感到了不简单,。脸上莫名的动了一下,随即冷笑道:“小子,你是何人?老夫劝你还是别趟这趟浑水好!”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郝然就是笑苍天。笑苍天淡淡笑道:“久闻鬼姬门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反响!”

鬼姬冷哼一声:“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笑苍天忽然,抬头仰望天空,淡淡道:“多年以前,大漠莫家庄,全庄三百六十几条的人命一夜间被赶尽杀绝,当我看到这一幕时,我就发誓,定要手刃仇人。而此人就是你鬼姬门主!”

鬼姬一听,不由惊愕道:“你,你是莫家庄的人?不可能的,莫家庄什么时候有你这个人了?”

笑苍天哈哈笑道:“不错,你说的不错,我不是莫家庄的人,但是我和莫家庄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说这仇我能不报吗?”

鬼姬哈哈笑道:“好,很好,莫家庄还不笨,会留下你这个杂种!也罢!多杀一人而已!出手吧!想报仇就来吧!”

笑苍天哈哈笑道:“不急,报仇不急一时!”说完,看向另外一边,笑道:“师傅,一阵风前辈此时不现身更待何时?”

江湖奇丐和一阵风相视一笑,双双跃了出来,落在笑苍天身前,一阵风叫道:“你小子,老夫还想装一装神秘,看看你小子怎么解决此人!”

笑苍天呵呵笑道:“一阵风前辈,晚辈有礼了!”说完,转身望向江湖奇丐,笑道:“师傅,你来了也不通知弟子一声!”

江湖奇丐哈哈笑道:“为师也不过是来瞅瞅热闹,就没通知你小子了!”

鬼姬一看,一阵风和江湖奇丐现身,不由得大吃一惊,一阵风他还是知道的,可是江湖奇丐他就不认识了,也难怪,江湖奇丐本身就是一个奇人,相对于一阵风来说辈分还要高,江湖奇丐一生潇洒不羁,浪迹天涯,当年无意中在大漠莫家庄救了笑苍天一命,也就收了他为弟子了。

鬼姬看着江湖奇丐,恭敬道:“敢问前辈是何方高人?”江湖奇丐一脸好奇的看着他,喃喃道:“不像呀!看不出是个魔头!”

一阵风附和笑道:“不错,老叫化你的眼光还真是不错!”

那些正派武林人士一见道江湖奇丐和一阵风,不由得升起一丝崇拜的敬意。看着眼前两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人。

孤鸿影哈哈笑道:“想不到一阵风这个老叫化也来凑热闹!”一阵风的耳朵是何等的灵敏,一听,身形一闪,落在孤鸿影身前,伸手提起他的耳朵,叫道:“你小子是不是找抽呀!这么损我老人家!”

孤鸿影急忙求饶道:“哎呀!老叫化别捏了,再捏我的耳朵就废了!”众人看着两个活宝,不由得大声笑了起来。

邪魔和关长风等人也不禁大笑起来。良久,。乐少邻问道:“前辈,不知你有没有见到萧楼主?”

一阵风笑道:“哦,。那小子死不了,目前和武林奇丐那老家伙在一起,截杀鬼姬门人。”

说完,看了眼后边的蛊神教众人,笑了一下。

乐少邻听他一说,不由的笑了起来,一阵风看着乐少邻,笑道:“不错,看来我们这些老家伙应该退隐江湖了!一代胜过一代!”

乐少邻笑道:“前辈说笑了。”一阵风叫道:“你小子。别前辈前辈的叫,要像那小子一样!不拘一格!”说完还看了眼孤鸿影!

鬼姬看江湖奇丐,忽然听到有人称她为江湖奇丐,心中一想,便知此人是谁。,随即笑道:“前辈莫非就是江湖奇丐?”

江湖奇丐哈哈笑道:“不错,老夫就是!”鬼姬脸上闪过一丝邪笑,道:“前辈莫非也要管这件事?”

江湖奇丐眯起双眼,哈哈笑道:“放心,小孩子的事。老夫从不出手,不过自有人会来收拾你!”说完,哈哈大笑的转过身去。

鬼姬一想,心中一丝阴狠卢露了出来,猛地出手,击向江湖奇丐,这一下,后面的人不禁看呆了。

只见江湖奇丐身形快速的避过,快的惊人,鬼姬还没碰到他,他就消失在原地了,。江湖奇丐那冷冷的声音传入他耳中,“鬼姬门主,不要逼老夫出手,老夫说了不管这件事就不管!”

说完,落在一阵风等人面前,哈哈大笑着,丝毫不像是个高人。反倒是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

众人怒视着鬼姬,而令狐清和鸿渐带来的活死人都被霓云给解决掉了,站在她身旁的迪娜,看着众人当中没有萧道然的身影,不禁的失落起来,霓云衣哪能不知道这个小妮子的心事,笑道:“迪娜,不用为他担心,他的身手那么好,不会出事的!”

迪娜抿嘴笑道:“师傅,谁担心他了!”霓云衣呵呵笑道:“是,没人担心他!”作为女人她哪能不知道迪娜的心思,只是没说而已,一切都要她自己去解决。

另一边,武林奇丐笑对着毒圣。一脸的淡笑,直把毒圣看的心发慌。

武林奇丐看了几眼后面那些毒人,冷哼一声,身形快速跃起,掠入那些毒人当中,转眼之间,几十个毒人就已经倒下了,毒圣回头一看,不禁惊呆了,而武林奇丐此时还无所事事地站在他对面,似乎没有出手的样子。

毒圣看着他的样子便知,心中叫道“想不到这老叫化的武功已达登峰造极的境界,刚才还在原地站着的,转眼之间江就放倒了一大批毒人吗,这份功力想来门主也望尘莫及。”

武林奇丐看着毒圣,淡淡笑道:“毒圣,老夫也不为难你,你若离去,今后老夫担保不会有人找你报仇。你若执迷不悟,休怪老夫不客气!顺便跟你说一下鬼姬他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吧!”

毒圣一听,心中更是吃惊了,望着武林奇丐,想看出他是不是在说谎,但是从他脸上看到的却是淡定,从容。

毒圣想了良久,既然不能成王,那就成寇吧!可是当他想到江湖的凶险时,又想到后边那些跟自己出生入死的鬼姬门人,一时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良久,良久,空气都有点凝固了,风越来越大。萧道然疗伤完毕,见身旁站着一个老叫化,起身玩味的笑道:“老叫化,你怎么也来了?”

武林奇丐笑道:“你小子,这么大意,刚才那条大蛇也确守够厉害的,不过还是被你杀了!”

萧道然哈哈笑道:“老叫花,你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武林奇丐笑了笑道,忽然一本正经道:“小子,老夫求你件事!”萧道然惊讶了一声,笑道:“前辈,什么事,小子能够做到的就一定答应你!”

武林奇丐伸手指了指毒圣,笑道:“小子,放了毒圣,毕竟主要的不是他!”萧道然想了一下,笑道:“好,就依前辈所言!”说完,看向毒圣,笑道:“毒圣前辈,刚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毒圣尴尬的笑了笑,道:“不敢,其实说起来要不是这件事,恐怕老夫也不会认识萧楼主!”一场即将爆发的大战,转眼间就被武林奇丐化解了,众人哈哈笑了起来。萧道然笑道:“|不知前辈今后去哪?”

毒圣叹道:“成王败寇,名利地位不过是过眼云烟,以后的老夫也不知去哪,兴许浪迹天涯吧!”

萧道然笑问道:“既然是这样,前辈不妨来我月华楼,怎么样?”|毒圣一惊,问道:“萧楼主这么相信老夫。,难道就不怕老夫出尔反尔?”

萧道然淡淡笑道:“我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前辈也不是这种人!”|毒圣哈哈笑道:“好,几人萧楼主这么说,那老夫也不好推辞了,就去月华楼吧!”

武林奇丐哈哈笑道:“小子,看不出来吗!转眼间就被你拉了个高手!”邪灵这时走了过去,哈哈笑道:“老叫花,这么热闹的场面怎能少的了老夫呢!”说完,众人又大声笑了起来。

武林奇丐想了一下:“走吧!我们去看看鬼姬门主去!”说完,身形一闪,已然去离开君山。

萧道然想了一下,掏出一块令牌交给毒圣,道:“前辈,你拿着这块令牌往洞庭湖南面去,哪里自然有人在等你!”

毒圣笑道:“那老夫就不客气了!”到了现在他已经彻底看透了。笑了笑,有些时候人就是无奈,但是无奈并不是个个都会体会的。

萧道然大声一笑纵身一跃,尾随着武林乞丐和邪灵两人而去。

鬼姬一人面对着众人,面不改色,堪称英雄本色,但还算不上是个枭雄。面对一大片怒视的眼神,鬼姬始终没有退缩,奸雄或是枭雄在他脸上显露无遗,但他心中又升起一丝不安,毕竟面对这么多高手,只要全部一动,足以置他于死地。

不过他也算准一点,正派中人向来都喜欢标榜自己的不屑对一个陷入包围中的人围攻。

笑苍天一脸淡笑,眼眸中透露出一丝不屑,撇撇嘴,道:“鬼姬,出手吧!你我之间一战泯恩仇。你赢了,我无话可说,你输了,就自刎以谢天下人!”

鬼姬脸上闪过一些邪笑道。哈哈大笑起来,显得极为狂妄,道:“小子,这可是你说的。”

笑苍天淡淡笑道:“既然我敢说我就一定做得到。你放心吧!”

江湖奇丐眯起双眼看着他,脸上一会是高深莫测的笑,一会是玩世不恭的笑。教人猜不透。

突然,三道人影急掠而来,落在中人面前,来人正是萧道然和武林奇丐,邪灵。

鬼姬一看现身的三人,不由得吃了一惊。凝视着萧道然。

鬼姬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萧道然,想不到老夫耗尽一生心血却败在你手上,老夫无话可说!要杀老夫就来吧!老夫接着!”

萧道然知道他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再也掀不起风浪了。回身看着众人,笑了笑。众人见来人是武林奇丐,和邪灵,还有萧道然,不禁的兴奋起来,毕竟一刻之间,便见到了好几个传说中的人物。

这时,隐藏在远处的令狐清和鸿渐,正邪邪笑着,看着远处的鬼姬和萧道然等人对峙。鸿渐哈哈笑道:“这个鬼姬,怎么说也是一方枭雄,居然被人围攻。呵呵!”

令狐清皱起眉头,沉声道:“鸿教主,在这节骨眼上可千万别掉链子!你难道没看见那几个老叫化都在吗?”

鸿渐笑道:“放心吧!令狐掌门,等他们动手时,咱们就引爆暗中的火弹,炸死他们。说完,嘴角露出一丝阴狠得笑意。

忽然,两人背后传来一丝冷冷气息,两人不禁回头,只见一个青袍人站在两人身后。淡淡笑着,没有半点害怕之色,反而是很好奇的打量着鸿渐和令狐清。

令狐清和鸿渐一惊。令狐清沉声冷笑道:“阁下不声不响出现在我们后面,可是这样会吓死人的?”

青袍人淡淡笑道:“哦,看不出来,你们两个还怕被吓?”青袍人看上去虽然很老,经历了沧桑岁月无情的洗礼,懂的更多,脸上没有丝毫杀气,但是内敛的气势却是深深震撼了令狐清和鸿渐,两人心中都知道,只要那青袍人出手,自己绝对接不下两招。以气势震撼住人的当世之中恐怕也只有这个青袍人了还有几个,不过直这几个人都不一样。

鸿渐沉声道:“敢问前辈高名?”武林之中鸿渐不认识的人没有几个,除了一些隐退江湖的人。

青袍人抬头淡淡笑道:“老夫无名无姓,不足为外人道哉。”说完,依旧不去看令狐清和鸿渐。鸿渐和令狐清对视一眼,暗运真气。准备随即出击,两人都知道自己不是拿青袍人的对手,可是两人都想活命,哪怕是一星半点的机会两人都要去搏斗。

青袍人似乎觉察到了两人的举动,淡淡笑道:“你们是不是很想杀了老夫?也罢!老夫不还手,你们两人同时出招,老夫只管闪避。”

令狐清一惊,当世之人有几个能够说的这么从容。鸿渐比令狐清更是吃惊,两人这才知道自己在青袍人面前是多么的渺小。渺小到人家不还招。

青袍人淡淡笑看着两人。鸿渐冷哼一声,此时两人也知道自己的那些手下和那些活死人都已经全部覆灭,两人之所以还呆在这,也是为了等一个奇迹,两人曾派人在洞庭湖的小岛上暗暗放置了许多火药弹。

所以两人才不离去,两人都想看到那一幕,众多人被炸死的一幕。然而,两人的计划终将泡汤。那些火药弹早已被暗中的月华楼人和武林奇丐几人一一弄掉了。

令狐清和鸿渐冷哼一声,瞬间出手,扑向那青袍人,。青袍人始终不还招,一招便已分胜负没那青袍人在两人扑来的时候,已然消失在两人面前,凭空出现在两人身后。

转眼之间,两人已经攻出了不下百招,却连那青袍人的衣角都没碰到,两人一下子感到了害怕,死亡气息笼罩在两人身上。两个曾经不可一世的奸雄,两个曾面对几个当世高手任是面不改色的一方豪强,此时在青袍人面前变的一文不值。什么也不是,两人于青袍人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青袍人的轻功已经到达了匪夷所思的境界了。

令狐清惊愕了,鸿渐傻了,两人这么多年很少服过任何一个人,哪怕是当世强者如萧道然和孤鸿雁之人。但是眼前的这个其貌不扬的老者,却是让两人心中感到一阵发毛。

青袍老人看了两人一眼,淡淡笑道:“老刚才就已经说了,无名无姓,退隐江湖多年,想来也没人会记得老夫了!”说完,手指轻轻一挥,鸿渐和令狐清登时动弹不得,两人急忙运气妄想着冲开被封的穴道。然而,任凭两人如何挣扎终究还是冲不开,青袍老人淡笑道:“不要浪费精力了,你们是冲不开的。”说完,提起两人身形一晃,直往前面而去。

此时,鬼姬和众人陷入了僵持化的阶段,笑苍天没动,鬼姬也没动。萧道然此时看着南宫晓馨和玉梦烟和秋意几个女子正在开心的说着话,他也不好去打扰。回头看了眼笑苍天,又看了眼江湖奇丐,淡淡笑道:“前辈的弟子就是不同凡响!”

江湖奇丐一听,脸上乐开了花,哈哈笑道“你小子也不差,不过这小子比起你来还差的远!”

萧道然不是那种一见到高人就露出一丝崇拜或是其他心思的人,他尊敬那些前辈,不表示崇拜,但是对江湖奇丐等人还是很尊敬的,毕竟江湖奇丐几人这几年了,奔走于大江南北,为了找出幕后黑手,不惜踏入大漠北边地带。

由此可见武林奇丐和江湖奇丐,一阵风,三人的一副古道热肠的心态。众人还在冷冷凝视着鬼姬,忽然,一道人影夹带着两个毫无还手之力的人落了下来,不带一点灰尘,这等轻功堪称登峰造极。

众人又是一惊,而最震撼的莫过于鬼姬了。鬼姬一瞧那青袍人落下的身姿便知是个高人,而且还是高人中的高人。

青袍人一落下来,便吸引了众人的关注,笑苍天也回过头去看了那青袍人一眼。

一阵风一见众人当中出现了个青袍人,急忙揉揉双眼,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了。快步走到青袍人面前,叫道:“东方老儿,你怎么来了?”

众人一听,猛地咋舌,原来此青袍人不是别人,却是昔年被誉为一代高手的东方旭,钟紫见自己的师傅来了,急忙走到他身前,笑道:“师傅,你什么时候来的?”

东方旭见到钟紫时,恍然想起多年以前钟紫离开他跟着关长风等人闯荡江湖,几年以来,也长达了不少,就是还不够成熟,。一脸的天真样!

关长风和乐少邻几人自然不会陌生,也和东方旭寒暄了几句,尤其是萧道然,乐少邻和他有说有笑的聊着,鬼姬见众人不理自己,暗想着怎么离开。谁知,他刚嘀咕完,东方旭西消似笑非笑的说着:“鬼姬门主,不要打小算盘,想着离开,你放心我不会插手你的事。”说完,笑了笑。

武林奇丐和江湖奇丐与东方旭同辈,但是由于东方旭修炼的内功比较特别,已经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武林奇丐一脸的玩味,嘻嘻笑道:“东方老弟,多年不见,看了你的境界又提高了不少哦!”

东方旭哈哈笑道:“两位神龙见首不见尾,比起老夫来,可强多了。”武林奇g丐和江湖奇丐一听,哈哈大笑着。,一阵风双眼溜溜地打转,。看着东方旭,暗自笑着。

东方旭也不在意,看了眼萧道然和乐少邻,钟紫,笑了笑道:“紫儿,难为你了,师傅这么多年也没教给你什么!”

钟紫笑道:“师傅,你别这样说,没有师傅的话,就不会有我钟紫了!”武林奇丐和江湖奇丐,一脸的愕然,脸上似乎写满了不解,道:“东方老弟,你什么时候收徒弟了?”

东方旭笑道:“十几年前收的。”说完,看了眼笑苍天,似乎在佩服江湖奇丐有一个好徒弟。

武林奇丐只是打着哈哈,而后才一本正经的说道:“他十个可怜的孩子,十岁便亲眼目睹了家族被屠杀的景象,这种景象到现在还深深留在他心底,虽然表面看起来很洒脱,但是洒脱背后却是无尽的孤独!”

东方旭淡淡笑道:“次子能够忍十几年确实不易,不过今后他就不需要了,也没必要在活在深深的仇恨当中!”说完,看着鬼姬和笑苍天。

鬼姬冷然一看,,冷冷到:“来吧!老夫希望你们不会忘记刚才说的话!”萧道然随意笑道:“鬼门主,你就放心吧!”

众人站在那,品住呼吸,看着一触即发的双方。

笑苍天缓缓将断刀拿在手中。低头看了一眼,喃喃自语道:“好朋友,今天我们一起并肩为死去的亲人报仇雪恨。”

鬼姬动了,双手微微缩了回去,全身包裹在一袭黑袍中,以酸类不及掩耳之势,冲着出去,攻向笑苍天。

笑苍天脸上闪过一丝不屑,断刀忽然变成了一刀一枪的奇怪兵器。众人无不之惊讶,唯独那几个高手脸上没有丝毫震惊,只是淡淡笑着,站在远处的迪娜看着自己日夜思念的男子,却害羞的不敢过去,霓云衣看在眼里也只是叹了一声,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用,而迪娜也深知自己在他心里只是妹妹而已,不过她已经很满足了,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子,她没有丝毫不满。只是站在他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

鬼姬很快便和笑苍天厮杀在一起,两人交手十多招,仍是不分胜负。而鬼姬也多了一份自信,不过他不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笑苍天只是在试探着他的实力。

一会,笑苍天使出那刀枪合击的奇怪刀法和枪法,似刀非刀似枪非枪。就连以使枪闻名的关长风也为之折服,能够把刀法和枪法融合的这么完美的也只有笑苍天了。

鬼姬猛地见笑苍天使出这等奇怪的怪招,不由得吃惊,笑苍天淡淡笑道:“鬼姬,接我一招,昏天暗地!”说完,万千刀影和枪影如同下雨一般劈头盖脸的劈向鬼姬。

鬼姬冷哼一声:“雕虫小技,也敢在老夫面前耍横!看老夫破之!”说完,双手往前一推,一股黑雾骤然间涌了出去,手中的怪刀骤然挥出,一道常常的黑色的刀影如同流星一般滑破长空,直逼笑苍天。

笑苍天微微一惊,大喝一声:“刀枪之击,傲笑天下!”,瞬间,刀影枪影幻化成一条巨龙一般的影子,看似是影子,实则却是真的刀枪之影,迎上鬼姬劈出的一刀,瞬间瓦解,轰的一声,两股刀影碰撞在一起,产生了强烈的爆炸声。

爆炸声之后,只见鬼姬猛地的喷出一口鲜血,冷冷怒视着笑苍天,先前是被萧道然重伤,而今又被一个毛头小子重伤,特怎能不气,双眼瞬时涌起狠毒的杀气。怪刀再次砍出,直劈笑苍天。

笑苍天淡淡笑道:“无形无影!去吧!”说完,一道无形的刀枪之影挥向了鬼姬,鬼姬大吃一惊,双眼一接触到那道无形的刀枪之影时,他就已经注定失败。他也知道自己会失败,会输,但是面对如此强悍的一击他输得心服了,但是心中还是不甘,无形刀枪之影过后,鬼姬重重的摔倒在地,挣扎着站了起来,右手扶住奇形怪刀,一脸的无奈,一脸的不甘心,可他又能如何。

笑苍天负手傲立在他面前,淡淡笑道:“鬼姬,你输了,安心去吧!”说完,挥起断刀劈向鬼姬,而鬼姬此时却大声的笑了起来,大声笑道:“小子,想杀老夫没那么容易!老夫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说完,左手不知何时猛地多出了一枚十寸的针,猛地往身上的刺去,笑苍天登时一惊,愣在那,不明白鬼姬为何会变成这样?东方旭一惊一手扬起,一道凌厉的劲道挥向鬼姬,瞬间制止了鬼姬想利用针灸之法莱刺激自己潜藏的内力。

可是被东方旭制止了,不然的话,笑苍天尽管能杀死鬼姬,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鬼姬拉他垫背的,而且也不值。对鬼姬来说就值了。

此时,鬼姬呆立当场,曾经神秘不可一世的枭雄就这样败了。还败的很狼狈,这时笑苍天看到昔日的仇人呆立在那,心中真想上去砍下他的脑袋拿到莫家庄上百条人命的坟前祭奠。可是他不能这样做,不能让仇恨蒙蔽了双眼。

东方旭看了眼笑苍天,淡笑道:“他已经死了。”一句淡淡的话语道出一个昔日枭雄已经死亡,鬼姬曾经异想天开的要兵临中原,可惜最终死在洞庭湖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不知是他的悲哀还是他时运不济。

微风拂过湖面,荡起阵阵涟漪。湖面上的小舟还停泊在那。

此时,众人见到两个熟悉的身影跪在远处,不是令狐清和鸿渐又是何人,这时,两人默默不语,抬头凝视着远处的众人。

众人不屑的去看令狐清和鸿渐。只是自顾自的说着话。笑苍天看着呆立在那得鬼姬,心中想着,这东方旭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仅仅一招就废了鬼姬,其实他不知道,东方旭只是阻止了鬼姬利用针来刺激潜能的力量,而导致鬼姬登时经脉断裂,眼中满含愤恨,不甘,却又无可奈何,他知道自己已经走到头了。

远处的令狐清和鸿渐见鬼姬忽然死去,不禁骇然,心中更是惧怕了。

这时有人说道:“那两个人怎么办?”

东方旭笑了笑道。扬手一挥,两道阴柔的劲力钻进了令狐清和鸿渐体内,两人登时感到一痛楚涌上心头。两人几十年的功力瞬间化为乌有,被废掉功力了。

这时,迪娜快步走到萧道然身前,娇笑道:“萧大哥!”萧道然看着眼前在别人眼中的异类,一脸的天真,双眸闪着一丝激动的泪花。

萧道然看着她,哈哈笑道:“迪娜,都长这么大了,差点连我都人不出来了!”迪娜一听,脸刷一下就红了,低声笑道:“萧大哥,这么久了也不来看人家!”说完,眼泪不住的打转。

萧道然笑道:“呵呵,萧大哥这不是有事吗?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迪娜一笑,甚是开心,远处的霓云衣也禁不住的笑了起来。

这时,东方旭大声道:“诸位,令狐清和鸿渐已成废人,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恩恩怨怨就让他过去吧!”

众人一听,纷纷笑了起来。,东方旭转头看着令狐清和鸿渐,淡淡笑道:“你们走吧!”令狐清和鸿渐胜利的果实而来,却是败兴而回,还被废了功力。这不能不说是一个报应。两人都想的太简单了。

众人见令狐清和鸿渐离去的背影,可以看的出来,此时两人很落寞,也看开了许多。

众人各自的离开了洞庭湖,一瞬间,洞庭湖上登时恢复了宁静,不过湖面上,小岛上到处漂浮着一具具尸体,鲜血染红了整个湖面,场面甚是诡异,萧瑟。天上不时飞过一些鸟儿。

小岛上,此时就剩下东方旭等一些人了。

东方旭看着钟紫,笑道:“紫儿,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此事已了为师也该走了!”说完,朝着众人微微一笑。

钟紫笑道“师傅,你放心吧,一有时间徒儿一定会回去看你的。”东方旭淡淡笑道:“那就好,诸位,告辞了!”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小岛上。武林奇丐不满道:“这东方老弟也真是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老夫还想找他喝酒呢!”

江湖奇丐笑道:“老弟,你又不是不了解东方老弟,他喜欢清静,我们是时候回去了!”

一阵风哈哈笑道:“逍遥江湖,不胜快哉。”

萧道然看着迪娜和霓云衣等人,笑道:“霓教主,若不急的话,就先到月华楼休息下,怎样?”

霓云衣哈哈笑道:“萧楼主都说了,我还有的说吗?迪娜也想去月华楼看一下,就满足她一下吧!”迪娜看了眼她师傅,不住的嘻嘻笑了起来。萧道然回头看了眼乐少邻等人,呵呵笑道:“诸位,不妨去月华楼喝个痛快。”

武林奇丐嘻嘻笑道:“小子,老夫就知道月华楼藏着好酒,这次你可不能再吝啬。”

一阵风和江湖奇丐不住的笑。孤鸿影等人也是大笑着。忽然,一道人影急;掠而来,哈哈笑道:“喝酒怎能少了孤某人呢?”说完,一道人影落在众人面前,却是孤鸿雁,孤鸿雁一到,就将之前的事说了一遍,众人又是一阵感慨,孤鸿雁笑道:“萧兄,这次,我们定要喝个痛快,孤某很久没尝过美酒了!”

萧道然哈哈笑道:“欢迎至极,酒吗,没问题,保管诸位喝个痛快!”说完,众人乐了。

南宫晓馨和玉梦烟站在他身旁,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没有什么比看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幸福了。

众人朝着月华楼走去。

一场武林浩劫就这样慢慢的消退了,洞庭湖大战后,各派又恢复了宁静,江湖也太平了好几十年。

正是江湖夜雨十年灯,除却江湖不是梦。

梦的江湖,梦的武林,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江湖,只是每个人的理解不同,江湖有厮杀,有尔虞我诈,也有阴谋诡计,这都是不可避免的。江湖,多少人的梦,成就自己的梦时也粉碎了别人的梦。对于鬼姬来说就是这样,同样的,令狐清和鸿渐亦是如此,两人都是在踩着尸体白骨一步一步走了向江湖,走向他们自己的心中的那个江湖梦。萧道然等人亦是如此,

多年以后,月华楼,碧湖宫也发展到了顶峰。而乐少邻等人也都退隐江湖了,乐少邻在千尘谷附近盖了一座庄园,名为千谷山庄,,绝少人知道,除了和乐少邻来往比较密切的几个人。无数江湖人士都向往这两个地方,但是终究找不到,月华楼和碧湖宫像是消失在武林中一样,不过,江湖上到处都有这两个地方的人,多年以后,千谷山庄和月华楼,碧湖宫并称武林三大圣地。

曾经的年少轻狂,曾经的快意江湖已经不复存在,江湖多滔天巨浪,而江湖只不过是这滔天巨浪中的一浪而已,生死悲欢亦是如此。

(全书完)

后记

终于写完了,。虽然这本书并没有达到我的要求,但是面对自己第一次写书,还是有点莫名的冲动,一度曾想放弃,但是一想到做事必须有始有终。不能放弃,虽然不怎样,但是算是人生中一段小小的插曲。

心里有点舍不得,也有点留恋,但是该结束的时候就要结束,也是新的开始。全书写了八个月,可以说,八个月以来一步步的看着此书的成型。体验了一回写小说的乐趣。

啥也不说了。此书完结,就等待下一本书的开始了。

祝大家在虎年虎虎生威,心想事成,万事如意。财源滚滚。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