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第五十八章:嫁给我好吗?
小说:剩斗士的狂欢

“我回来了,老员工会比较熟悉我,出了名的女金刚、女阎王。”

魏晓燕说到这就听到台下有人哄笑,喊着:“魏总德高望重,年轻有为,美人上司。”

魏晓燕莞尔一笑:“可能新员工还不太认识我,我是荣华公司的总经理,我叫魏晓燕,大家可以叫我魏总。”

“欢迎魏总。”大家齐声说了一遍。

魏晓燕微笑颔首,然后离开,陈东在魏晓燕旁窃窃私语:“看得出你是很厉害的女人,没看出来你会这么厉害。”

魏晓燕回以特别淡然的笑:“你看不出来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陈东眨了眨眼,手掌不着痕迹的挽上魏晓燕的腰,魏晓燕微微僵了下,却没有躲。她知道高羽谦还在看他们。

陈东把魏晓燕送会办公室,参观了下,告诉魏晓燕中午过来接她吃午餐然后就离开了。

魏晓燕翻着桌上的一堆文件,却无心看下去,脑海里一直都是刚刚高羽谦看自己的样子,有惊异又有些担心害怕。难道那个小朋友还害怕自己公报私仇吗?魏晓燕惨淡一笑,心里却别样的苦,她在那孩子眼里没有看到任何重逢的欣喜,没有一点,魏晓燕想自己莫名的出现在这里一定是把他给吓坏了吧?

魏晓燕笑着用内线把秘书叫了进来,让她帮自己把自己离开后新进公司新人的资料都拿进来。

等秘书抱进来之后,魏晓燕在很厚的一叠员工资料里特意翻出高羽谦的。

按照高羽谦的资料,他只能是公司某房地产的销售,现在是跟着总部的培训部进行培训。魏晓燕苦笑,喃喃道:“好好的学不上,不知道想干什么。”说完,把资料放去一边,心里给高羽谦挂上了不知上进的牌子。

高羽谦来找魏晓时魏晓燕正对着资料皱眉,忙的焦头烂额。高羽谦敲门进来,魏晓燕头都没抬的没好气的问了句:“什么事?”

良久没听到人回应才抬起头来,看到高羽谦小心翼翼的站在门口时微微怔了下,然后还是扑克女僵尸的脸:“你有事吗?”

“燕子……”高羽谦很小心的喊了一声。

“停!”魏晓燕没好气的说道,然后指了指门:“没什么事的话就出去!”

“我有事。”高羽谦急忙的说道。

“说!”

高羽谦还是扭捏着。

魏晓燕深呼了口气:“有什么事情你直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去找你的领导,直接来找我会让我很困扰。”

“不是,燕子,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来麻烦你的。我就想跟你道个歉。”高羽谦急切的往前迈了一步,但看到魏晓燕又急忙把步子收住了。

“道歉?”魏晓燕冷笑道:“我不需要你道歉,我想你是想多了。好好做你的工作,我们公司要求很严格的,待遇好,但是裁人也狠。既然不打算上学了,就一心做好工作。”魏晓燕说完低下头继续看手里的资料。

“燕子,我不上学就是为了你。”高羽谦继续说。

魏晓燕翻着资料的手停了下:“我没要你做什么,你是成年人了自己选择的事情自己要承担后果,这么重的担子我可背不起。”

“可我就是为了你,我想早点接触社会,想干一番事业,然后就可以去找你给你幸福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不自量力!”魏晓燕吐出几个字,就拿起电话给秘书打电话:“谁让你随便放人进来的,进来送客。”魏晓燕不知道怎么了,但是高羽谦的话她就是听不下去,她承担不是高羽谦为了她而退学的控诉。

“燕子,你还生我气吗?”

“别纠缠我!”魏晓燕说完这句话,然后看着秘书进来,殷红的嘴唇吐了两个字:“送客。”

魏晓燕好不容易开始想要安稳的生活。高羽谦或许还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事情不是动动嘴皮子就可以的,魏晓燕知道比起高羽谦她更需要的是陈东那样的男人。

魏晓燕烦躁的把眼前的材料合上,起身来到窗前,然后给李慕思去了电话。

“慕思,能在学校找点关系继续让高羽谦回去上学吗?”这是魏晓燕唯一想出的办法,让高羽谦回去,然后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怎么突然又管起高羽谦的事了?”李慕思很诧异,魏晓燕不是接受那个叫陈东的男人了吗?怎么又突然管高羽谦的事情。

“我今天回公司上班看到他了,他现在是我们公司的员工。”

“他是这么回事?放着好好的学不上,去你们公司上班!”

“说是因为我所以想早点出社会拼搏,你帮我看看能不能把他送回去,留一级也行。这么大的罪名我可担不起。”

“好,我帮你问问,高羽谦学习一直不错,应该问题不大。”

听李慕思答应下来,魏晓燕才心安,她从手机里翻出高羽谦的号码,想了半天发了条信息过去:[继续回去上学,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如果你真的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就别这么好高骛远,回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我会辞退你的,学校我也会帮你安排好,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交际。

半晓高羽谦回了句:[燕子,你喜欢那个男人吗?

魏晓燕回高羽谦:[喜欢

高羽谦只回了句:[好。

后来,魏晓燕就真的没在公司见过高羽谦了。一个星期之后,高羽谦出现在李慕思的班里。因为是李慕思提议接回来的学生,所以学校理所应当的安排给了李慕思。李慕思告诉魏晓燕的时候,魏晓燕告诉李慕思,以后别再提这件事了,已经过去了。

邝威带严梅回来也是在一个星期后,那天阳光明媚,李慕思、余阳、魏晓燕、陈东,还有徐莉莉一起去接了严梅。

李慕思第一眼就在人群里认出了严梅,看见严梅越发纤弱的身体只觉得心疼。严梅怀里紧紧的抱着一个红色的袋子,看形状李慕思猜的出里面装的是马涛的骨灰盒,又是一阵钻心的疼。

邝威小心翼翼的跟在严梅身边,看到他们几个时伸手用力的挥了挥。

看着两个人从甬道口出来,余阳一把拥住邝威,哥两好的用力拍了拍邝威的肩膀。

李慕思和魏晓燕却是一把把严梅拥进怀里,又是哭又是笑的:“死女人,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担心死你了,你知道吗?”

严梅挣扎了下,把手里捧着的东西收进包里,然后双手拥住两个人:“我想你们了。”

然后三个人就都不说话了。就这么紧紧的抱着。

徐莉莉和陈东退在一边,可样子都很凝重,都被这里温馨却伤感的气息感染到了。

良久后,李慕思说:“梅子,受委屈了。”他们都懂李慕思指的是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吧。

先把严梅接到酒馆,今天酒馆歇业,里面布置的很是温馨。然后大家一窝蜂的跑去厨房各自做了拿手的几道菜来替严梅和邝威接风。

用他们的话来说,人能聚的这么齐也实在不容易。酒足饭饱后,李慕思、魏晓燕、徐莉莉和严梅留了下来,把男人们都遣送回家了。

四个人就围着张桌子,每个人身前都放了一杯酒。

李慕思面前是一杯淡蓝色的液体,李慕思说这里面有些薄荷味,喝进嘴里有点清凉但是很舒服,适合现在神清气爽的她。

严梅面前的红的像火,严梅曾经给这杯酒起名叫做火焰,酒精度数极高,喝进嘴里火辣辣的,适合伤心欲绝的人买醉。

魏晓燕面前是杯泛着绿光的液体,感觉有点幽怨,但是颜色看来来很舒服,虽然不是魏晓燕想要的那杯,但带着淡淡的绿茶味道,喝到嘴里却还不错。人生不能尽如意。

徐莉莉面前的液体是透明的,没有半点色彩,但是味道最浓郁最清香,在三个女人堆里,徐莉莉的一切都还算是新的,所以没有那么高的酒精度数有的只是惑人的香气。

各自看了身前的酒杯一眼,严梅问:“谁先来。”

“我。”李慕思端起酒杯,然后开口问:“我只想知道有没有人愿意跟我一起成婚。”四顾下其他人,这几个人其实现在也都算是有主的人了?当然徐莉莉那位还没有挂上名的小男友好像还不能回来跟他成婚,但是其他两个呢?魏晓燕和陈东,也算是能一起过日子的一对吧。严梅在失去马涛之后,就真的不打算再次接受邝威吗?

“我……”严梅端起酒来:“我不能结婚,我爱的人尸骨未寒,占时无心投入别人的怀抱。”说完一饮而尽,片刻后光荣醉倒。

“我……”魏晓燕端起杯子说:“我也还不能搭这班快车,因为陈东并没有经过我的考验,这么短的时间被他拿下实属不可能发生,我还要再看一下,而且我觉得慕思,你最占便宜的事情是第一个结婚,然后有三个如花似玉的伴娘,为了你的豪华伴娘团,我决定成婚这事推后。”说完一饮而尽,然后歪着脑袋蹭着严梅的肩膀:“梅子,你没事吧,我来陪你。”话刚说完,就靠在严梅的肩上假寐。

“我……”徐莉莉说着端起酒杯,然后脸庞泛红:“李姐,你也清楚我现在的状况,我现在没有合适的人选结婚。虽然我现在人气还不错,但是我的终身大事却还处在空白期,所以我还是做你的伴娘,沾沾你的喜气吧。”说完,一饮而尽,吧嗒了吧嗒小嘴:“真好喝,我手艺越来越好了。”自吹自擂了一番,然后也过去抱住了严梅:“老板,我第一次见你,给我套个近乎。我一直想要认识你。”

李慕思看着东倒西歪的三个女人,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众乐乐不如独乐乐,我先下个通知,我马上就步入婚姻,打算独自快活。今天传个口谕,你们几个的请帖就都省了。”说完喝下杯中酒,然后没喝醉。

李慕思把三个有点装醉有点真醉的女人抬上楼,横七竖八的放在床上。

然后自己也倒在他们中间。

“我们几个里面终于有人可以真正幸福的嫁出去了。可喜可贺。”魏晓燕翻个身说句话。

然后就没人在说话了。

李慕思看着三张慢慢睡去的面庞,心里感慨万分,虽然到现在也只有自己安稳下来了,但是这三个女人却也算找到了自己可以依靠的那个人。

在感情的世界里彷徨过、放弃过、恐慌过、挣扎过,最终能确定自己到底要走进怎样的感情里,这也算是一种成长。

婚礼那天

严梅穿着性感的红色小礼服抱着李慕思纯白婚纱包裹着的细腰呲牙咧嘴:“你看到了吗?”

“马上看到了。”李慕思趴在窗户上死劲往楼下瞅,她的视线被自己家楼下那家住户的阳台挡着,她只能把身子探出半个来才能看到楼下情景,楼下站着一队人马对着被魏晓燕死守着的楼门一通乱敲。

“姑奶奶,你一会就看到了,能不能稍微矜持点,我有点坚持不住了。”严梅豆大的汗从额头渗出,然后一用劲把看着正欢的李慕思给拽了回来。

李慕思从窗子上跳下来:“我看到我们家阳阳了,好帅好帅,人高马大的。”各种小女人的无耻幸福感尽露于脸庞上。

“呸,你还要不要我们这些未婚女青年活了?”严梅嗤之以鼻,然后悄悄的给挡在房门口的徐莉莉使了个眼色:“准备好了吗?”

徐莉莉坚定的点点头。

因为有陈东这个内奸,所以魏晓燕红包收的是盆满钵满,姑且李慕思这个老姑娘也算是嫁的其所了。

然后徐莉莉捧出个小盒子恭迎在房间门口。

小盒子里躺着十一把被冰过的钥匙,徐莉莉说:“想娶老婆可以,把这几把钥匙化了打开门就给你娶。”

余阳一脸郁闷:“不要拿在网上看到这些招数对付我吧?太残忍了。”

徐莉莉摇摇头:“你管的着吗?”

娶老婆总是要在身心上要遭受些虐待的。所以余阳毅然决然的抓了几把钥匙塞进了邝威领口里,然后就是陈东的领口,然后就是无辜的赵宇同学的领口,惹得徐莉莉一通吼:“不许欺负其他人。”

“伴郎就是这样子的,谁让你们没能让他们做新郎呢?”余阳无耻的说完,然后终于在受揉虐的邝威怀里找到了能娶到老婆的钥匙。

打开门时,李慕思双目含泪的坐在床上,心疼的问:“阳阳,冷吗?”

余阳莞尔一笑,问其他三个人:“冷吗?”

“冷死了。”三个人异口同声。

然后李慕思很无耻的表扬了余阳:“你真聪明。”

余阳突然单膝下跪,把捧花举到李慕思面前:“虽然不是第一次问了,但我想没有得到你的那句我愿意之前我会一直不厌其烦的问下去。

“嫁给我,好吗?”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