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第二章  看出山贼没前途
小说:梨花带雨醉红颜
山寨的人包括寨主都是和大伙吃得一样,没有谁家能多分一块肉,自他们懂事之后就知道这个规矩,只是秦政翔和段小玲年纪小一岁不太懂,所以才会问出那样的话。高溢磊微笑道:“小翔、小玲,胖大叔其实每顿也是和我们吃得一样,只是偶尔会抓一些山鸡野兔之类的回来,不过我也是好几个月才吃到一次,你们能打打牙祭就知足了,记住别泄密哦。”

肥胖的中年人摇头道:“打打牙祭的事无需保密,山寨的人哪个不抽空去打野味呢?好了,你们吃饱就赶紧回家吧!”高溢磊起身笑道:“有道理,天天吃咸菜萝卜也会腻味,这回吃饱了正好回去睡个好觉,我们走吧!”三个小孩心满意足的拍拍屁股,各自返回家中。

黄昏之时,山寨门口响起了闹轰轰的声音,各家老少顿时纷纷打开家门,走出门外迎接回归的大人。当见到回来的人都是空着双手,等待的老少都显出失望的神色,这一个月来都是空手而归了,也就是说今天出去又没有抢劫到钱货,那大吃一顿的梦想再次破灭了。

走在前面满脸胡须粗犷的中年人,进来就挥手呼喝道:“有什么好看的?小孩子都滚回家睡觉去!”高溢磊知道说话的人是山寨的寨主徐柯辰,就因为对方的铁血手腕才带着兄弟们落草为寇,算是这一片山头有勇有谋的土霸王,每回心情不好就会像现在这样大发雷霆。

听到高声呼喝,各家小孩在自家大人挥手下都躲回屋内,而回来的人也都打住没再争论,另外那些两百来位手下习惯性的散去各就各位,其余的人跟着寨主来到北面的大木屋。

二十六人男男女女的分两旁落坐,而寨主自然坐在北面的大椅子上,大家都低着头沉思没有开口说话,气氛一时间显得有点冷场。八年前山寨成立之初就是在场的人,也算是山寨最早的元老,大家是同村一起出来的乡亲,只要是女子都已是成家的有夫之妇,所以他们之间没有区分男女之别,任何大小会议都一起共同商议,多年习惯下来也就没再更改。

左面首位拿着蒲扇的中年,摇着蒲扇率先打破沉默道:“徐寨主,今天我们打草谷本来能得到一批钱货,正要动手的时候却惹来官兵阻挠,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好在咱们此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想来那些官兵也不敢强攻山寨,所以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他们来挑衅。”

左面第三位妇人点头道:“没错,徐寨主,钟大哥说的很对,咱们也知道如今正是兵荒马乱的时候,那些官兵都自顾不暇,谅来也不会派兵过来攻打我们。咱们还是想想未来的出路吧,这大半年来的收获很小,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要坐吃山空,不能再虚耗下去啊!”

在座的人都知道当今天下大乱,当年他们也是被官兵逼得走投无路,才会全村落草为寇。皇帝昏庸无能,听信宦官的谗言,大兴土木建造辉煌的宫殿,天天载歌载舞的挥霍无度,国库钱银不多就不断加重苛捐杂税,日积月累的剥削搞得民不聊生,现在逼得全国各地的农民纷纷揭竿起义,而那些各方诸侯又割地盘踞,外族蛮夷也在虎视眈眈纷乱的天下。

战乱之后,全国各地爆发了大闹饥荒,由于长年累月的战事,许多百姓壮丁都被强征去当兵,留下的妇幼老少没多少劳动力,导致农村荒废了大批田地,妇幼老少耕种的田地也因战马兵员的践踏而摧毁,以至于今年田地里颗粒无收,饥荒饿死的人真是数以百万计。

处于水深火热的老百姓苦不堪言,他们的家园田地全被战火烧毁,处境到了惨绝人寰的地步,无处容身之下只好迁徙他处,步履维艰怨声载道,那些妻离子散的更是比比皆是。

右面首位的中年叹气道:“如今百姓都过得很艰难,而那些贪官污吏更是横行霸道,商贾大户也都聘请很多护卫,咱们劫富济贫的愿望难实现了。就像今天的大商贾请来官兵护送,我们的如意算盘也就没打响。徐寨主,不若我们也揭竿起义吧,总好过困死在这里啊!”

北面的徐柯辰摇头道:“范老弟,你们想想那么多义军都死在官兵手里,就我们这两百多位弟兄哪能揭竿起义呢?攻打一个小镇的官兵都困难,何况咱们也没能力长途跋涉,拖家带口的更是受不了舟车劳顿,失去山区的地势屏障的保护,我们出去就像待宰的羔羊啊!”

右面第三位中年点头道:“徐寨主说得没错,我们这点人手真的只能占山为王,想要去攻城掠地绝对是不堪一击。不过现在的局势也很严峻,来往的百姓全都是身无分文,我们想要抢劫也无从下手,反而引来他们的加入山寨,这事弄得我们哭笑不得,咱们都过得紧巴巴的,哪还有余粮养活他们呢?唉,这回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了,不如改行打猎吧?”

左面第三位妇人郁闷摇头道:“曾大哥,你这想法也太荒诞了吧?咱们这两百多人去山里打猎,跑遍山林肯定是什么猎物都被吓跑了,还打个毛啊?那时候大家真得喝西北风了!”

右面第七位妇人举手道:“如今做什么都不行,难道我们真的只能等死吗?”旁边的中年苦笑道:“徐寨主,反正现在抢劫已经不能让大家维持生计,看来我们确实只能等死了啊!”

徐柯辰深深叹了一口气,跟着摇头道:“我也知道山贼不是长久的行当,可我们总不能再回去耕田种地吧?如今百姓都混得活不下去了,我们不种地还会做什么呢?唉我也很为难啊!”右面首位的中年回头提议道:“徐寨主,既然我们已没有出路,大家还是解散了吧?”

这个提议一说出来,众人顿时小声议论起来,如果真到了毫无出路的地步,解散山寨或许真能找到一条生路。徐柯辰伸手虚压道:“大家静一静,刚刚范老弟的提议我也想过了,实在没办法只能解散山寨,一起困在此处等死确实不如解散,你们回去好好考虑,两天后我们再开会确定此事,若是大家都赞成解散,那就共同把家当分了,然后再自行各谋出路!”

好多人都不舍得离开住习惯的家,他们不知道解散后又能去哪呢?全村人过来当山贼几乎再没其他亲人,无处可投奔还不是死路一条?可不解散也要面临坐吃山空的问题,毕竟这大半年的现状已看出山贼没前途了,再等多几个月估计就揭不开锅了,等下去也不行。

进退两难的他们叹气的站起身,个个都情绪低落的走出大木屋,以后何去何从只能两天后再说吧!大伙散去后各自回到住地,情绪再低落也得吃饱饭,何况每家都有老人小孩,大人不吃也不能饿着老小,各自拿着大碗去西面的食堂打饭,简单吃过晚饭都早早去休息。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