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书盟- 出版 女频 搜书 充值  
loading..
第九章谭飞请吃饭
小说:红鸾婚动,美女护士你别跑
打开公寓门,把包放在门口鞋柜上,苏苏觉主还在睡,睡功简直不能恭维,一是睡的时间实在是太长快赶上长眠了,二是睡姿,哪个男人看见都想掉头离开,没任何形象可言,让男人都自愧不如叹为观止。

如果苏苏妈看见她女儿此时的睡姿也会捂着脸说,谁家缺姑娘谁快领走吧,要多少钱都行,我给。

她们俩个租的是一个高级白领丽人的房子,人家买了更大的房子把房子租给她们,房子整体装修风格偏向女性化,比较适合她和苏苏,来看了一次就交了定钱,卧室是浅粉色系,一张欧式大床,客厅是黑白色调搭配,白色沙发后面两幅黑白基调的画框,背景墙整个白色,挂了一个50寸黑色夜晶电视,茶几黑色系,厨房是白色调,干净整洁,没有烟火气息,上个房主基本没做饭。

小窝成了她们在这个城市共同的家,成了她们遮风挡雨的港湾,成了苦了累了卸下疲惫的地方。何桃脱了鞋洗了手和脸往床上一摔,准备也睡过去,可能摔的太用力,把苏觉主震醒了。

“几点了?你都回来了?我睡了这么久?”苏苏惺忪的打着哈欠问。

“真服你了,还想睡到我从书店回来啊,我没去成。”何桃情绪低落的说。

“没去成?”苏苏在枕头边摸着手机拿到手里一看。“中午了,你没去书店,去哪了?看你现在的熊样,钱让人抢了?”何桃不说话的摇摇头。

“估计也没人敢抢你的钱,谁抢你钱,你能撵他家去,不要命也得把钱抢回来。劫色了?要是真劫色,应该是值得庆幸的事,难道劫你的是猥琐的老头?”

“苏苏,你去死吧,你损到姥姥家了。”何桃跳上她床上,跨在她身上,使劲的掐着她脖子。

苏苏拼命的拽着,喘口气说“你傻啊,掐死我了,说吧,谁惹你了告诉姐,姐让她变成传说,能让你小宇宙爆发,此人不简单啊。”

“你是想安慰我还是奚落我呢?”

“好了,我不逗你还不行,快说。”

何桃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苏苏,苏苏正气凛然的说“做的对,一点都没过分,冲他那几句话拖着他是你在为民伸张正义,啊?他自己奶奶住院他着急,别人的命贱如草芥吗?急诊室的玻璃砸碎了,他怎么不出去撞车,反了他还想动手打女人,要是再让我看见他,我保准揍个他满地找牙。”

何桃望着她义愤填膺,慷慨激昂的神色,如同阴霾的天空飘过一缕清新的风,轻柔的滑过心尖,安抚了躁动不安的情绪,无法言喻的温暖,“苏苏,我爱你,我要抱抱。”

“少来,又开始肉麻。”嘴上虽不情愿但行动却和言语相悖,给了她大大的拥抱。何桃一直认为她和苏苏有着坚不可摧的革命友谊,坚如铁板一块,永远也不能出现缝隙,任谁都没有想到她们有一天为了一个男人差一点决裂,真是应征了一句话世事难料。

转天早上何桃休息准备睡到自然醒,有些事确实很奇怪让你不服不行,要是平时上班想起起不来,觉得多睡十分钟比给一张红色大钞票都开心,你要是今天休息,保准早上6点就让尿憋醒,精神异常亢奋,回来想睡怎么都睡不着,上班的时候一上午一个电话没有,安静的像电话静音,等你休息想补觉的时候电话拼命的响个不停,不是有这事就是有那事。

何桃让这夺命连环扣电话吵醒,气急败坏的把怀里的抱枕往床上砸,揉揉眼睛一看是陌生号码,接起来,没好气的说“谁呀,大清早的要干嘛,是不是又要卖房?我没钱买房?”

“我不是卖房子的,我”没等对方说完

“是不是哪个教育机构的,我没孩子连婚都没结,如果是卖保险的,对不起,如果我想买保险,得先把自己卖了,我说你们都从哪淘的号码,打电话也行,能不能看着点时间,能不能别这么早。”

谭飞看了看手表,颇为无辜的说“我看了,现在已经10点多了,不早了,我才打的电话。”

“你这样做推销可不行,太不会说话,说出的话戳人肺管子,让人压抑,不好喘气。”

“我不是推销的,我是昨天你救的那个老太太的儿子,我们见过面。”

“啊?哦,想起来了,阿姨怎么样挺好的吧?”

“嗯,医生说救治的比较及时,现在病情基本稳定了。我向急诊的护士要了你的电话,确实有点唐突,你不会介意吧?我妈的命也是你帮忙才侥幸捡了回来,不管怎么样我都应该好好感谢你。”

“看你是把这事当负担了,现在人的思想觉悟与时俱进,换成谁都会伸出援手的,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你要是真想谢谢我,让我多睡会行吗?”

何桃想睡觉比天大,救人时没想太多,更不需要回报什么,佛祖说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要是想着回报啥的,心境和目的不纯,救了人,离善良可不沾边。

“何护士,你看你现在已经醒了,是不是还没吃早饭,我请你吃饭吧,表达一下我的谢意,我这个人不习惯欠别人的,钱好还,人情难还。”

“感情你主要是为了让自己心里舒坦,谢我不是目的。”

“何护士,你是在挑我语病,故意刁难我,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归根结底就是我打扰你睡觉了对吧,何女士,我诚恳的道歉,不应该太早给您打电话,现诚恳的请您吃早饭和午饭,行吗?”一番话说完,话筒里传来阵阵爽朗的笑声,何桃竟让他逗乐了。

“好吧,时间地点。”

“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让我决定?”

“当然,你是主角。”

“没想到,你还挺绅士,那我就不客气了,吃川菜行吗?我无辣不欢。”

“行,我定好饭店去接你。方便告诉我你住的地方吗?或者你定个地方我去接你。”

“那半个小时后在医院门口见。”

“好的,再见”

何桃没有刻意打扮自己,洗洗脸刷刷牙,简单的涂了个唇油,休闲衣牛仔裤,头发随意的扎个马尾,轻装上阵,这一套打扮像清纯的大学生。

她到医院门口时一辆车打着双闪,看见她男家属从驾驶位置上下来给她开了车门,一台黑色奥迪A6,稳重不张扬,车内干净整洁还有淡淡的古龙香水味,和他其人性格气场比较符合。

“你好,何护士,我是谭飞”看着他伸过来的手,何桃有点受宠若惊,

“谭先生,咱能不能别这么正式和拘谨,整的像各国领导会晤似的,你说咱俩有必要一顿饭都是先生女士的,要是这样还是别吃了,我怕噎着,你叫我何桃就行,直接叫名字,OK?”

“好,你觉得怎么自在就怎么称呼。”说完话然后专心致志的开车,纯开车,也不讲话,车里气氛莫名的压抑,何桃反思自己是不是出来错了,对着此人能否下咽真成问题,纯吃饭,她受不了两个人尴尬的待着,受不了冷场,没话找话唠着。

“阿姨现在状态怎么样?”

“挺好的,状态不错,捡了一条命,劫后余生心态很平和,说能活一天就好好的。”

“阿姨心态是不错,思维方式挺好,应该能恢复的不错。”

“借你吉言,你也算我妈的幸运星。”

“呵呵,有句话说的好,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差,我总能给别人带来好运。”

“天怎么有点黑了?”

何桃向车窗外看了看,天响晴响晴的,连朵云彩都没有,“天哪黑了?没有啊,你眼神不好吧,还能看见路吗?咱能开车不?

只见谭飞闭嘴不答微微抿嘴半笑不笑的,何桃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被涮了,“你偷笑什么?”

谭飞淡笑不语,何桃心里觉得不舒服,干嘛呢拼智商呢?笑话谁呢?嘴没说,但脸色明显的沉了下来,车里气氛更加尴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参与本书讨论 |  向朋友推荐 |  加入书架书签 |  投推荐票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